您的位置: 网界网 > 行云之路 > 正文

中国公有云服务商上下求索

2013年03月18日 10:25:08 | 作者:网界网 于翔 | 来源:

摘要:虽已经历了近四年的发展,中国的公有云服务市场仍然面临着巨大的风险和不确定性。但在严苛的监管政策和网络互连互通仍存障碍的情形之下,中国的公有云服务商仍在奋力向前。

标签
备案
BGP
公有云
云服务

【CNW.com.cn 专稿】虽已经历了近四年的发展,中国的公有云[注]服务市场仍然面临着巨大的风险和不确定性。但在严苛的监管政策和网络互连互通仍存障碍的情形之下,中国的公有云服务商仍在奋力向前。

2012年年底,一篇刊登在科技博客PingWest中文网的名为《为什么公有云在中国落地难?》的文章在微博上引发热议。文章的作者从机房建设、网络环境、政策管制三个方面,专业地分析了为什么在美国及世界多个地区蓬勃兴起,并且进入普及期的公有云服务,在中国却难以实际落地的原因。

事实上,2013年有望成为中国的公有云市场取得突破的特殊年份。在这一年的年中,微软与世纪互联宽带数据中心合作运营的企业级公有云服务有望正式上线运营,同时全球最成功的公有云IaaS[注]基础设施即服务[注])服务商亚马逊也加快了入华进程。据有关人士透露,在政策利好及其他因素的驱动下,亚马逊Web服务(Amazon Web Service,以下简称为亚马逊AWS)有望在年内开启在华落地程序。

国际云服务巨头相继入华无疑将进带热中国的公有云市场,同时也将带动公有云服务水平的整体提升。中国的公有云市场在过去的四年中持续升温,大型互联网企业、IDC(互联网数据中心)、电信运营商等均不同程度地表现出了参与的热情。不过,从市场整体的发展情况看,尤其是对比私有云[注]市场的表现,中国的公有云市场仍然处在不够成熟、且具有较高不确定性的发展阶段。

高风险难见高收益

资深云计算[注]专家刘黎明在2012年12月发表的个人博客中总结了目前公有云IaaS服务在中国市场发展所面临的问题。他认为,在过去四年多的时间里,中国的企业和创业公司虽然做出了很多努力,但是中国市场的现实环境导致公有云服务尚未取得突破性进展。

资深云计算专家  刘黎明

刘黎明在博客中指出,导致现今局面的因素包括,不同骨干网运营商之间网络连接状况较差、骨干网运营商与第三方独立IDC企业的商业关系不规范、中国的人力(包括初级技术人员)成本相对低廉、政府和国有企业没有严格的财务控制和资金利用效率目标、互联网服务严格的监管体制,以及行业垄断等。

刘黎明在公有云IaaS服务领域拥有长期工作经历。他于2008年进入IaaS行业,相继服务于世纪互联云快线、网银互联等公司。在网银互联工作期间,他发起并运营了新生IaaS服务LinkCloud。除了在博客中所罗列的因素外,刘黎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还表示,公有云服务商在技术积累、产品打造和盈利目标上的急功近利,以及商业环境缺乏普遍的信用和信任机制也是导致公有云服务陷入困局的重要原因。

开源云的重要推广者蒋清野曾参与过天涯云计算平台的规划与实施,还加入过一个以提供公有云服务为最终目标的创业团队。目前,蒋清野在Eucalyptus公司担任客户成就总监,负责中国地区私有云项目的交付。结合自己在云计算领域的工作经历,蒋清野认为,现阶段国内的公有云市场仍具有较高的不可知与不可控因素。

开源云的重要推广者、Eucalyptus公司客户成就总监  蒋清野

“从服务提供商的维度看,传统IDC、大型互联网企业、以及小型创业公司同场竞技,似乎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大好局面;不过,从具体产品的维度看,大部分所谓的‘云计算’产品基本上还停留在国外五年前的虚拟主机水平,忽视用户体验成为整个行业的共同特征;而从服务质量的维度看,大部分的服务商没有为产品提供SLA(服务水平管理)保障,整个行业普遍缺乏质量评估与质量控制体系。”蒋清野说。

他认为,在整个行业成熟度较低的情况下,部分规模较大的服务商开始通过价格战抢占市场。这导致公有云市场在短时间内沦落为红海,公有云服务沦落为物廉价美的代名词,同时也让公众普遍认为使用公有云服务存在较大的风险。

蒋清野同样也指出,由于国家政策和运营商之间恶性竞争等原因,数据中心之间的互联互通问题仍然非常突出。这使得公有云服务降级为通过物廉价美的VPS(虚拟专用服务器)替代价格昂贵的主机租赁业务,这种模式无法承载大型互联网应用的压力,更无法成为培育新型应用和新型业务模式的温床。

基于自己长期以来对中国公有云IaaS服务市场的理解,刘黎明在2013年1月进行了一些个人的预测。他预计,在2012年,中国市场的云主机台数大约在7万台左右,2013年云主机台数有望突破10万台,到2015年,云主机台数可能会突破20万台。营收方面,刘黎明的个人预测是2012年IaaS行业整体收入约为2.5亿元人民币,2013年的行业营收有望超过3.5亿元人民币,而2015年营收有望突破7亿元人民币。

如果将这一个人预测数据与全球IaaS市场进行对比,至少能够看出中国的公有云IaaS服务还远未触及真正的市场爆发点。据Gartner在2013年2月底刚刚发布的《全球公有云服务市场研究报告》显示,2013年全球公有云市场总营收预计预计实现总营收1310亿美元,其中IaaS占据5.5%的市场份额,市场营收约为72亿美元。

刘黎明认为,对比美国公有云IaaS市场,中国市场与之的差距实际上正在逐渐拉大。“中国的公有云IaaS服务大多面临研发投入不足、带宽和IP资源有限且价格成本不规范不可预知、不能方便获取行政许可等问题。而只有许可、网络连接、IP资源、产品质量、服务体系等一系列的问题得以解决和完善,公有云市场才会真正走向繁荣。”他说。他同时指出,正是这些市场先天的问题,导致目前公有云市场尚未出现绝对的领军企业,这意味着加入这一市场仍有很多机会,而高性价比、面向企业的公有云IaaS服务仍有望崛起。

服务改进持续进行

面对诸多现实的困难,以及尚属荒蛮的市场环境,公有云服务商不可避免地遇到了众多服务挑战。这些问题的出现,对行业的发展具有警示意义。服务商们正在寻求积极的解决方案,持续提升公有云服务水平。而公有云服务的持续改进,则将是一项长期艰巨的工作。

在2012年,多家公有云服务商遭遇服务故障事件。例如,阿里云曾多次遭遇用户对其磁盘I/O性能的抱怨。盛大云方面,则曾出现物理服务器磁盘损坏,导致个别用户网站访问异常情况。(注:据核实,经技术修复,用户数据后已全部恢复)

针对这些服务问题,笔者于1月对阿里云和盛大云的相关技术主管进行了采访,两家公司的技术平台与服务改进情况详见3月4日出版的第7/8期《网络世界》中《倔强的前浪:IaaS服务在中国》一文(http://www.cnw.com.cn/P/4769)。阿里云方面承诺,将在2013年大幅度提升I/O性能;盛大云则正在开展数据持久化的相关工作,在保证I/O性能的同时,提升数据可靠性,并表示将增进用户对云服务特性的认知。

蒋清野认为,云主机宕机等事故,可能会让本就突出的用户信任问题雪上加霜。“事实上,对公有云市场而言,最主要的困难就在于如何解决用户信任的问题。”他说。而从市场认知的角度,刘黎明认为,部分用户对云主机产品特性可能存在误解。“云主机不是廉价的万能保险箱。即便是出于成本的考虑,互联网企业也应该拥有网站备份预案,并定期进行核心数据备份。除去云服务商欠缺对产品特性明确说明的因素外,云主机的用户也应该认识到,服务的可用性不能依赖于单台云主机的可靠性。”他说。

除了完善云服务自身的性能外,中国的公有云服务商还有很多本土化的问题需要解决。例如如何不增加太多人力成本为客户提供收费或免费的规范的网站备案服务,以及在网络建设中通过BGP(边界网关协议)实现双线互联或多线互联等。

备案服务方面,由于我国对经营性ICP(网络内容服务商)实行许可证制度,因此经营性网站必须办理ICP证,而对非经营性网站则需要进行ICP备案。对于经营性网站的所有者而言,通过IDC进行网站备案免去了直接向相关政府主管机构申请和更新备案的繁琐流程,是一种非常便利的服务,但目前只有具备相关资质的IDC才能提供备案服务。公有云运营商并不限定于IDC群体,互联网企业、创业公司,以及暂不具备相关资质的IDC,在向用户提供公有云服务时均需要解决备案服务的问题。

针对这一实际问题,公有云服务商们正通过多方努力加以解决。例如,阿里云正在积极努力,希望能够尽快为其用户提供当地申请、当地备案的服务。阿里巴巴集团CTO、阿里云计算总裁王坚日前向记者表示,对中国的公有云服务商而言,备案服务是一件需要一直努力做的事情。“其中牵涉国家政策,虽然与云计算技术本身无关,但是为了提升客户的满意度,我们也要投入更多的精力努力做好。”他说。

盛大云自成立以来也一直在为用户提供免费的备案服务。考虑到备案问题是公有云用户遇到的普遍问题,盛大云还帮助用户总结了备案过程中的常见问题以及流程步骤,以便帮助用户能尽快获得相关资质。

另一方面,国家在电信业经营领域的政策松动也让更多的公有云运营商看到希望。2012年12月,工信部发布的《工业和信息化部关于进一步规范因特网数据中心业务和因特网接入服务业务市场准入工作的通告》打破了尘封四年的IDC、ISP(互联网服务提供商)牌照申请的限制。据有关人士透露,包括百度、华为、网银互联等在内的多家企业均在申请新的IDC、ISP许可证。

困扰中国公有云服务发展的另一个重要问题就是网络互联互通的问题。碍于各大电信运营商拥有独立的骨干网络,建设BGP机房成为解决多运营商线路互通问题的最好实现方式。使用BGP协议互联后,网络运商的所有骨干路由设备将会判断到IDC机房IP段的最佳路由,以保证不同网络运营商接入用户对网站的高速访问,同时实现了多线单IP的目标。

是否拥有BGP带宽是衡量公有云服务商服务交付能力的重要指标。目前,依托阿里巴巴多年以来的互联网服务基础设施建设基础,阿里云已经能够为全国范围的用户提供BGP网络带宽。盛大云方面,其北京BGP机房于2012年6月开放,实现五线互联(电信、网通、联通、铁通、教育网),以及优良的主机I/O性能。微软与世纪互联宽带数据中心合作建设的公有云服务平台计划实现国际水准的公有云服务交付,目前其网络基础设施正处在建设阶段,具体细节尚未对外界透露。

从2008年开启公有云服务探索之旅至今,中国公有云服务商从未停止前进的步伐。虽然已有“先驱化作先烈”的悲壮经历,但是后来者的脚步依然坚定。可喜的是,国家政策层面对云计算业务发展和网络互联互通的支持越来越开放,这让更多的企业拥有了公平参与的机会。中国公有云市场或许距离真正繁荣尚有时日,但是来自国家政策和企业创新方面的共同努力,正在不断推进整体市场向前行进。

参考资料

1.公有云:(Public Cloud)是第三方提供一般公众或大型产业集体使用的云端基础设施,拥有它的组织出售云端服务,系统服务提供者借由租借方式提供客户有能力部署及使用云端服务。它能...详情>>

2.云计算:(Cloud Computing)描述了一种基于互联网的新的IT服务增加、使用和交付模式,通常涉及通过互联网来提供动态易扩展而且经常是虚拟化的资源。云计算是继1980年代大型计算机到...详情>>

3.私有云:(Private cloud)是将云基础设施与软硬件资源建立在防火墙内,以供机构或企业内各部门共享数据中心内的资源。私有云完全为特定组织而运作的云端基础设施,管理者可能是组织...详情>>

4.IaaS:(Infrastructure as a service )是消费者使用处理、储存、网络以及各种基础运算资源,部署与执行操作系统或应用程式等各种软件。客户端无须购买服务器、软件等网络设备,...详情>>

[责任编辑:于翔 yu_xiang@cnw.com.cn]

我也说几句